欢迎访问杜德配资  www.ddpz88.com  |  财富热线: 400-0036-339
    • 媒体新闻

    起底朋友圈的浪迹情感 :曾豪言上市 如今被封杀

    发布时间:2019/12/15 8:32:00

    2014年9月30日,湖南卫视真人秀节目《我们约会吧》现场,初见时留灯的34个女生,到最后一轮全部熄灭。舞台中央,梳着大背头、留着小胡子的男嘉宾,对心仪女生发起最后攻势:“你是不是心里已经想好对不起了?”

    王环宇出现在真人秀节目

    她欲走还留,考虑到要面临两家人分居四地的情况,她告诉男嘉宾,在一起没有什么结果。男嘉宾听后,冷静作答:“解决这个问题,愿意跟我走吗?”

    在节目中将女嘉宾公主抱入怀

    一时人群雀跃,台下整齐划一地反复喊着“牵手、牵手”。没等心仪女生反应过来,男嘉宾几步走到她身后,直接公主抱入怀,抱回了舞台中央。这个女生的妈妈就在几米外的嘉宾台,看着仰头大笑。

    男嘉宾名字叫王环宇,他创立的“浪迹情感”,5年后刷爆朋友圈。

    王环宇买了车买了房

    “恋爱大师”创业

    那集节目,被取名为“恋爱大师优越感爆棚强抢女嘉宾”,王环宇的一些“门徒”视此为传奇,认为他像丘比特一般,是来普度“情感自由”的人物。

    2017年,三十出头的王环宇以“PUAMAP浪迹教育”为品牌,带领团队杀出重围,融资2000万美元,成为中国PUA“领头羊”。曾经借钱在出租屋创业的王环宇,将办公室搬到成都核心地标——IFS国际金融中心楼上,员工最多时达到400人。

    透过高层的大落地窗,员工们看得到城市全景,还看得到王环宇的好几辆跑车,在夜色中进出楼下的露天停车场。浪迹教育上午不上班,入夜变得活跃,王环宇总在不停的录视频、做直播、参加商业活动。业余时间,他养猫养狗,打篮球、游泳、举铁,有时还在夜色的酒吧中当乐队主唱。

    王环宇从不缺美女环绕,创业伙伴刘欣曾描述,要用“地理名词+特点”,来给他的红颜知己取代号,比如“东北老妹儿、武汉电音女……”。他曾告诉媒体:

    “王思聪把妹肯定没我厉害,肯定的,这个还用说吗?”

    原PUA业内人士李某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王环宇刚开始创业时低三下四的,现在眼看他起高楼。”

    王环宇的高光时刻

    从成都电子科技大学毕业几年后,王环宇一度创业开养猪场。2014年参加真人秀节目之前,本是“坏男孩学院”导师的王环宇,拉来中央戏剧学院编导系毕业的刘欣,贴起“实战派PUA”的标签,在成都自立门户。浪迹教育因此诞生,二人曾是高中同学。王环宇信心满满:

    “……这个亚热带季风性温润气候的广袤平原现在已经发展成中国超一线城市,拥有着广阔的机遇,当然还吸引着数不清的美女……”

    几年来,浪迹教育一步步策划了门徒计划、深圳计划……菲律宾计划、俄罗斯计划、韩国计划……培训业务冲出国门。甚至有留学生受感召回国拜师,“徒子徒孙”遍布国内外。王环宇算过,现在全国有接近300家公司的创始人或主要导师,曾经在他的门下。

    王环宇立下豪言,要到纳斯达克敲钟。

    浪迹教育内部流出的PPT,推倒100次以上成为导师

    PUA组织野蛮生长

    2014年情人节前夕,罗振宇的脱口秀节目《罗辑思维》播出第59期,名为“女人是一道题”。王环宇的老东家、融资了数亿元的坏男孩学院创始人巫家民,曾协助罗振宇策划这期节目。

    2016年,浪迹教育又获得爱奇艺颁发的奖牌,“年度在线教育先锋机构”。与大平台有交集,有雄厚资本支持,浪迹教育与坏男孩学院互为主要商业对手。

    PUA是一种舶来文化。

    PUA全称Pick-up Artist。根据百度百科的解释,PUA起初指的是一群受过系统化学习、实践和不断自我完善情商的男性,后来泛指很会吸引异性的男女们(搭讪艺术家)。

    得益于互联网的发展,2008年起,一系列围绕着PUA文化的网站也得以在中国获得了推广。其中,泡学网、爱约会、超级约会学、豆瓣搭讪学小组等网站或社区的建设,逐渐形成了中国的PUA网络社区氛围。彼时,PUA社区的内容多以建立“长期关系”为目的,讨论如何追求女生,或者挽回前女友。

    得益于数量庞大的单身男青年群体,PUA逐渐朝着商业化的方向发展,以王环宇为代表的“实战派”导师崭露头角,他们拒绝纸上谈兵当“键盘侠”。有业内人组建的微信群,以“键盘仇杀队”为名。后来,PUA课程的内容多以建立“短期关系”为目的。

    各路PUA组织也在野蛮生长,对手不只一家。从2017年开始,浪迹教育遇到的挑战前所未有,开始官司缠身,从四川成都打到江苏苏州,又打到北京朝阳,原告分别是多名前学员和竞争对手。

    浪迹员工用鞭子抽打两个小伙

    2017年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曾拿到一段前浪迹教育学员提供的视频:

    画面中,两个小伙子蜷缩在浪迹教育办公室的一角,被员工反复用鞭子抽打,办公室的墙皮被抽出一道坑。此后不久,红星新闻记者曾到那间办公室采访,看见鞭子依然放在一角,坑依然留在墙上。后来刘欣曾告诉记者,他们是对手派来的卧底。

    浪迹教育前学员张某和刘某曾告诉记者,无论是条件小康的留学生,还是条件稍差的进城打工仔,在浪迹教育的包装下,朋友圈里天天住星级酒店、顿顿吃西餐、出入有跑车、业余时间骑马打高尔夫,称之为拍摄“展示面”。后来,还升级到开飞机,学员们会团购模拟机舱体验套餐,掐着表排队拍摄。如果在沿海培训,除了飞机还要有游艇。

    被包装的展示面

    培训中张、刘二人都像导师们一样,把偷拍的女生照片当成战果,给导师“交作业”,或者晒在培训群里,其中不乏大尺度画面。只是,突如其来的“阶层飞跃”和“情感自由”,没有填补二人的匮乏感,说这不是他们想要的情感。

    二人刚刚大学毕业,靠网贷交的培训费。他们打12315、找工商投诉、到派出所报案,事情闹大了。

    越来越多学员开始对培训课程不满,要求退还数额几千、几万的培训费。浪迹教育的回复很干脆:“一分钱都不退。”

    事件曝光后,王环宇发文,称公司当月业绩就下降一半,第二月情况也没有任何好转,情况越来越艰难。

    2018年年初,一段长10几分钟,描述为“中国第一骗炮渣男”的视频出现在微博,点击量破千万,详细描述了浪迹情感的道德问题和涉嫌的法律问题。同时,从央媒到地方媒体再到自媒体,也对PUA现象进行层层揭露。

    事件继续发酵,浪迹教育的办公室大门,贴上成都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三瓦窑刑警中队的封条。王环宇和刘欣理了板寸头,住进看守所。

    后来回忆起在看守所的一个多月,王环宇用“全民情敌:我人生的至暗时刻”为题,在浪迹教育多个网络平台发表连载文章。

    浪迹教育被贴封条

    被举报依然活跃

    2018年元旦,反PUA人士阿澜从外地来到成都,他告诉记者,是为了配合成都司法机关取证。“中国第一骗炮渣男”的视频,便是他剪辑的。

    阿澜曾经买过浪迹教育的网络课程,深入了解后,感到愤慨。他一直坚持对各地的PUA组织进行举报,但他们依然活跃。

    这几年,前浪迹教育成员“柯李思Chris”,几度借魔术之名袭胸;PUA组织“享妞军团”,教授以“自杀鼓励”、“宠物养成”、“疯狂榨取”为卖点的PUA课程;长沙一名男子在车祸后,一下子赶来17个女朋友守候,其被披露使用了PUA技巧。

    类似事件,屡屡被媒体曝光。但除了道德谴责,并没有PUA从业者因此承担更严重的后果。学员们一次次诉讼浪迹教育和坏男孩学院,总是无功而返。被PUA侵犯权益的女生们,也始终承受着被欺骗、被泄露隐私的痛苦。而PUA从业者,又继续以阳光形象登上《奇葩说》的辩台。

    PUA是否会对社会造成危害?这个问题引起成都市锦江区妇联的注意。今年上半年,妇联调研人员联系到名叫孔唯唯的女生交流。孔唯唯是一个社工,十几年以来,她组建“小红帽公益”组织,一直致力于对“不良PUA”的学术研究和科普。另一边,也为PUA受害者提供心理干预和维权帮助。但这些努力,始终收效甚微。

    直到今年5月,孔唯唯突然欢欣鼓舞地告诉记者,网警查处全国首例PUA案件,形势迎来扭转。今年6月,又有几名学员状告浪迹教育培训教材涉黄、违反公序良俗胜诉,被视为全国首批PUA判决。

    孔唯唯曾说,PUA的很多行径处于模糊地带,如果法律不能惩罚,希望人们能充分认识它,“要人人喊打”。

    她多年的梦想,或许在12月13日实现了,只是叹息,痛失了一位北大女生的生命。

    浪迹教育涉嫌频繁他人隐私

    无罪释放后转型

    《灌篮高手》第60集,一头红发的主角樱木花道,犯下悔恨不已的传球失误后,削发谢罪。

    2018年初,王环宇和刘欣被在看守所待了一个月左右,被无罪释放。知情人士称,是因证据不足。王环宇就着看守所理的板寸头,染了一头红发,身穿樱木花道的湘北篮球队仿制战袍,重新回到篮球场上。

    浪迹教育在期间停业了半年,团队跑了大半。王环宇把品牌改名为“浪迹情感”重新上线,官网内容也焕然一新,“PUA”三个字母越来越少出现。他们的竞争对手坏男孩学院,也一度陷入舆论谴责,开始更多的以“小鹿情感”示人,不再自称“亚洲最具规模的PUA主题网站”。

    今年6月,在全国首例PUA判决中败诉后,浪迹情感发表了一篇声明,称浪迹情感自2018年3月起,曾接受国家公安机关长达一年的调查,从公司的服务器到每台电脑的硬盘,没有任何违背公序良俗的内容。还称,希望媒体和用户继续监督,坚决摒弃PUA文化中的“糟粕”。

    孔唯唯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最近两年公然发涉黄图片、视频的PUA减少了,主要导流平台从微信、QQ转换到抖音、快手等视频平台,传播手段也在升级。其次,PUA升级了包装,现在多冠以心理咨询师、婚姻家庭咨询师执业,越来越多PUA不再承认自己是PUA,改称“情感教育”“恋爱教育”“恋爱咨询”。

    孔唯唯认为,PUA公司纷纷转型,不排除有部分机构和导师不再踩底线,但在客观技术上很难做到。因为PUA机构转型,不是做心理咨询,就是婚姻家庭咨询,这两者都需要系统的理论基础,但是pua导师大部分都没有受过相关的心理训练、实务训练、学术训练。“他们做不来这个,然后转型就会变成,既不做心理咨询,也不做婚姻家庭咨询,而是做婚姻家庭咨询里的‘恋爱阶段’的生意。”

    但这还不是王环宇的至暗时刻。他的杭州计划、西安计划、韩国计划等等,都在有序进行,身边依然美女环绕。

    最后的直播,挂出与阿澜的聊天记录

    最后一场直播

    北大女生自杀事件中,“浪迹情感”以奇特方式“走红”,微信朋友圈刷屏,登上微博热搜。通讯录好友中有多少人关注其公众号?网友们在晒出截图,戏称为“含P率”。

    12月13日晚,“浪迹情感”负责人王环宇、刘欣宣布,进行最后一场直播。二人告诉粉丝:“负责任的告诉大家,这是最后一场。”直播中二人称,北大女生事件与他们无关,但承担了“背锅的角色”。

    许多网友发现,背锅没有让浪迹情感公众号掉粉,而是起到反向宣传的作用,“含P率”不减反增。其公众号下午推送的几篇文章,很快成为“10万+爆款”。二人在直播中称,什么事都没干,浪迹情感公众号一天涨粉100万,“瞬间爆炸”。

    王环宇在直播中称,他历来尊重女性,阿澜曾经对他的披露不全面,还晒出阿澜以拍视频的名义,涉嫌敲诈他190万“拍摄费”的聊天记录。红星新闻记者向阿澜求证,原本正在给记者传文件的阿澜,选择了沉默。

    直播两次被中断,最终无法恢复。浪迹情感的公众号、哔哩哔哩、抖音等平台账号,也在短时间内被集体封杀。

    王环宇把照片P成黑白,宣布:从此再无浪迹情感

    “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刚开始直播还有说有笑的王环宇,最后突然感叹道。晚10点15分,王环宇把照片P成黑白色调,在微博宣布:

    “从此以后,再无浪迹情感。”

    返回

京ICP备19015102号
版权所有 © 北京哲杜德科技有限公司
特别提醒: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ICP备案

全国服务热线 400-0036-339

交易日(周一至周五法定节假日除外):08:30 - 20:00
周六日:09:00 - 18:00

在线客服
QQ客服
免费注册
新手指南